logo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服务热线:15809657998

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黄河风俗

甘肃·陇南的奇异婚俗之谜

发布时间:2017-12-28    浏览次数:26829次

     我国历史悠久,疆域辽阔,人口众多,加上东西南北气候地理的不同和山地、平原、沿海等等地区的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因此造成了文化的丰富性、多样性和风俗习惯的差异性。当时代演进到地球人已开始向地球以外的星球迈出探索之步的今天,在甘肃省陇南地区的秦巴山地,却仍不折不扣地保留并实行着由女子来传宗接代、承递香火的古老婚姻风俗。令人惊奇的是流行这种婚俗的区域全部是清一色的汉族居民。


人间仙境又一处 风姿绰约小九寨

     康县是甘肃省陇南地区的一个国列贫困县,东与陕西接壤,南与四川毗邻,位于秦岭山脉和大巴山脉交界处的秦巴山地,面积3000平方公里,人口20万多点。全县山高沟深林密,年降雨量在1000毫米左右,森林覆盖率达70%。在康县南部的“康南”山区,有—条大峡谷名叫“梅园沟”。阳坝镇就坐落在梅园沟的沟口。这里碧峰戳天,水清如玉,太阳和空气也是纯净的绿色。核桃树、樱桃树满山满路,几百岁、上千岁高龄的银杏树比比皆是,山岙里茶园织绿,流水边毛竹挺翠,小舟漂于深潭,木屋掩在葱岭,风光奇特而秀美,气候属亚热带向暖温带过渡地带,被当地人昵称为“小九寨沟”。而实际情况也的确如比。从地图上看,这小九寨沟距离四川九寨沟也不过300公里左右。说得更夸张些,从梅园沟翻几道山,转几道弯就是九寨沟。老天爷似乎把天下最好的山水都赐给了这一处地方。


女娶男嫁自古是 薪火传递靠女人

     然而,这里最勾人的不仅是山水风景,民间婚姻习俗更令人称奇。据康县阳坝镇副镇长李广勤介绍,梅园沟的9个村子共有2000多口居民,他们祖祖辈辈沿袭的都是“女娶男嫁”的婚配制度。在我国的南方一些少数民族居住区,这种婚配方式也时有所闻。而这里虽是大山深处,交通闭塞,经济落后,却并没有少数民族,居民都是清一色的汉族。因此,他们实行的并不是少数民族的习俗,而是汉族的一种古老而久远的特别习俗。这种习俗的核心是由女子来传递薪火,延续血脉。与中国和世界现行的婚姻制度不同的是,这里每家每户登记在户口簿上的户主都是女人,家家产户执行的都是“留女不留男”。即,把女儿留在家里,把男孩嫁出去。与“男娶女嫁”完全打了个颠倒。与我国南方山区一些少数民族实行的类似男到女家的婚嫁制度不同的是,梅园沟的男子被娶到女家之后,必须立即改换出嫁前的姓名。新郎不仅要改姓所嫁新娘的姓,就连名字也要由女方家庭重新改叫。一个男子结婚了,就等于宣告这个男人的姓名要从此从世界上消失,而另一个从未有过的新姓名就此诞生。结婚后的男子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新人”。原来的姓名在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后很快被人遗忘。不仅如此,他们的孩子也要无可争议地姓女方的姓。一个家庭的香火就这样由女性而不是由男性传递下去了。


支部书记做嫁郎 唐菊梅娶唐少汪

     油坊沟村坐落在距阳坝镇20公里的梅园沟深处。说是村,实际上就是一些散落在山坡绿林之中的小木屋或小竹楼。约有100亩大的山岙里除了一条清水如镜的大河就是生长茂盛的茶园。村党支部书记唐少汪正和几个村姑在茶树行里采茶叶。茶叶加工成成品后就是有名的绿茶“神龙牌阳坝毛尖”。唐少汪中等身材,一脸红润的青春气息。他带我们走过架在河水之上的独木桥,顺山坡穿过密密的毛竹林,就来到他家的木屋前。他的妻子唐菊梅忙出门迎客。她的院子里有自来水管和水泥盘的洗衣池,与古老原始的竹楼木屋形成不同时代的鲜明对照。唐少汪告诉我们,他以前叫汪镇海,嫁给唐菊梅以后才改叫唐少汪。此时他的面前跑过两个女孩。他说这就是他和唐菊梅的女儿,大的叫唐秀清,今年上小学2年级,小的叫唐玉佳,今年4岁。俩孩子长得亲切可爱,见了客人并不害羞。只要唤她们,她们就会跑过来听客人问话。唐菊梅让客人参观她家的木屋,屋里的土地上燃着一堆木柴,只见火苗不见烟。火堆上方的木杠上挂着一吊吊熏肉。这是他们家去年腊月做的。一般家户1年只杀一头猪,而他们家宰了两头,所以过罢年还余这么多熏肉,这是家庭富有的象征。唐菊梅的父母亲个子瘦小但身体结实,75岁的父亲黑胡子亮眼睛,他叫唐芳远。他说他小时候只晓得男的大了要出嫁给女人,因为这是祖宗规矩嘛,根本不晓得其他地方还有女的嫁给男的的婚俗。他有4个女儿和1个儿子。儿子按这里习俗早就嫁出去了。按说4个女儿都应当留在家里给她们娶夫,但因为当时挣工分养活不了这么多孩子,于是就把大女儿和二女儿也嫁了。留下三女儿和四女儿在家娶夫生女,撑门立户。唐菊梅是老三,她住东房,她妹妹住西房,都已经有了孩子,而且都是女孩,这昭示着唐家门庭兴旺。 

        

当家做主女为贵 二脑壳酒美煞人

     当问到谁在家里当家做主时,唐少汪和唐菊梅都只笑不语。唐菊梅是心里明白嘴上不说,唐少汪是心里明白不好意思说。他们的父亲唐芳远支吾了一阵说:“谁当家做主?现在讲男女平等喽,大家共同当家做主嘛。过去是男人到女家后不干活,生活主要靠女人。现在大家都干,都要吃饭嘛牎”问他如果学校老师要开个学生家长会,那么家里应当是哪个去。唐芳远说:“要是只去一个的话,那当然是他母亲去喽。”问他如果家里想买一台电视机,是哪个说了算?老人家说:“电视机嘛,那么贵的东西,大家民主协商嘛。”

     唐芳远说这里的男女婚姻也要有媒人说媒,穿针引线。男的不跟女家要彩礼,定亲后女方只给男的缝几件衣服就行了。如果要离婚,那要看谁先提出来。如果是男方先要求离婚,那么,女方不会分给他财产。如果女的要求离婚,男的就可以分得财产。正说着,唐少汪已经提来一把铝壶,他在小桌上摆下许多酒杯,一个杯子可盛一两酒。壶里是烫热的土酒,他们家自己用玉米做的,他在斟酒的时候,那香甜醇美的酒气就弥漫小院,沁人心脾。梅园沟家家产户酿造这种酒。贵客上门则以酒款待,形同敬茶。一杯饮下,肠胃温热,满口醇香。问其酒名,答曰“二脑壳”。好怪的酒名牎唐菊梅解释说,这酒入口甜绵但后劲实足,喝多了眼睛就出现重影,看月亮是两个圆,看人是两个脑袋,因此叫“二脑壳”。         油坊沟的村民还告诉我们,说梅园沟的女人俨然是家庭的主宰。她们有着比男子更高的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担当着领导家庭和社会交往的主角。婚丧娶嫁之事请客吃酒,总是女人坐上座,喝酒、抽烟亦不让须眉。家里生了女孩则欢天喜地,都要摆设酒席与亲朋相庆,而生了男孩则默不吱声,设宴请客祝贺更是不可能的事情。“女尊男卑”的痕迹比较明显。唐芳远还告诉我们,梅园沟姓唐的最多,十户里有八户都是男到女家的家庭组成形式。只有经济条件很差的个别家庭,才不得不让自己的女儿“倒插门”出嫁给男孩。出嫁了的男孩,逢年过节都可以回到原来的娘家去看望生身父母。不过,每年的大年三十必须在女方家里过,大年初一以后才可以回家或串亲。这个年规也说明了男从女主的不平等地位。


事有因婚俗有缘 太平军蒸发秦巴山

    “男嫁女娶”在康县不是个别现象,它不是一村一寨的特殊婚习,而是整个康县南部8个乡镇的主流婚俗。为什么会有这种与世隔绝的婚习?据说这种婚俗与太平军有关。这里的老百姓不拜天地,不敬神鬼,方圆几十公里的山中无一庙宇。过去家家户户只敬奉一种画像。但不是祖宗,亦非神灵,听说他姓洪。“文革”以后连这种画像也不敬了。

     据说,当年太平天国部队被清军击溃后,其余部一支去了云南,消失在云贵高原的大山之中;一支去了川北。去了川北的太平军后来销声匿迹,就像在世界上蒸发了一样,让围追堵截他们的清兵也弄不清去向,给后世留下了一个不解之谜。从康南一带的奇异婚俗来看,它不太像是中国母系社会以女人为中心的婚俗的沿袭和继承,也不是少数民族的婚习,倒很像是当年太平军余部隐身于此才造成的特殊习俗。

    为什么这样说?传说当时清兵追剿很紧,太平军只好逃入山高沟深的秦巴山地。他们化整为零,纷纷以男嫁女家的方式改姓换名隐藏下来,在老百姓的掩护之下躲过了清军的灭绝性杀戮。从此这种习俗就传下来了。随之传下来的男女平等、不信鬼神等等,都跟太平天国的主张一样。

     距阳坝镇20公里远的乡就叫“太平乡”,乡名里包含太平军的军名。另外,康南8个乡镇的老百姓都有缠头、束腰、绑裹腿的习惯。这应当也是太平军战士的遗风:裹头是为了便于作战,用带子系腰是为了佩挂武器,绑腿是为了行军和战斗。

     康南山区的这种婚姻风俗到底是母系氏族公社婚姻制度的承袭,还是太平天国军队的遗产?很难让人说得清楚。但是,为什么会实行这种婚姻制度?为什么老百姓经济贫穷却不信迷信?为什么会有太平军的地名和洪姓画像的崇拜?这更难让人说得明白。


游客留言

1

2018-08-12 15:45:37

1

2018-08-12 15:45:37

1

2018-08-12 15:45:37

1

2018-08-12 15:45:37

1

2018-08-12 15:45:37

我也来说两句!



系统检查到你还未登陆,请登陆后在评论,点击这里[登陆]